向日葵草莓丝瓜小猪

“竟然不是叶悠悠, 之前是谁传出来,说丁教授推荐的人是叶悠悠的。”推荐的名单交上去, 自然无法保密, 总有消息灵通人士把名单打听出来。

秦小贝嘴一撇,“田清清说的话, 能信吗?”

同学这才想起来,那个被开除了的田清清, 真然是个害人精。这头害叶悠悠被人嫉妒,那头刚被开除就抢了李南的对象, 听说已经准备结婚。

为了这事,气得李南文凭都不要了,直接出国。

当然,这都是以讹传讹,前后顺序都给颠倒了。但架不住大家想像力丰富, 更架不住这样编排似乎更合情合理。

周树树听到叶悠悠没上名单, 还好一阵遗憾, 他们家好几个亲戚的孩子都到了快要高考的年纪, 还以为学校里有个人,以后好方便打听事呢。

“早说过不是我。”叶悠悠表现的十分平静。

被丁教授推上名单的, 是他资助的一个孩子。和叶悠悠来自同一个地方,当初, 丁教授被马伟华害的失去妻女, 而这个孩子, 则是被害得失去父母。一个全家只剩一老头, 一个全家只剩一男孩。

丁教授知道这回事后,同病相怜,便将他带到自己身边。

原本他就有心让这孩子继承自己的衣钵,直到在学校里遇到了叶悠悠,报恩的心情占据了上风。可是没有想到,叶悠悠竟然婉拒,兜兜转转最后这个机会,还是落到了这个孩子头上。

说是孩子,那是对丁教授而言,这男孩只比叶悠悠小两岁,是和她同一届的同学。

“上了名单也不一定能留,名单上有八个人,最后只留三个。”江洪又变得云淡风清,反正不是身边的人留校,心情并不激动。

清秀白衣少女琴声飘扬

“就是。”叶悠悠附和了一声,却知道丁教授推荐的人,是肯定可以留校的。这一点,丁教授早给她交过底。

“听说你要自主择业。”临近毕业,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就业,开始是留校名额的事受到了一波关注,但到底那只是八个人的较量,大家也不过是凑个热闹,真正关心的还是自己和身边人的去向。

看看自己的,再看看别人的,大多数人都觉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也十分满足。

但叶悠悠的主动择业,实在是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。好好的公家饭不吃,难道想去当二道贩子。

江洪私下找她谈心,语重心长的劝她,“我知道现在经商的风头起来了,好些做小买卖的人比上班的工资都高。可是人这一辈子长着呢,你永远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变化,万一有个什么不好,你准备怎么办。吃公家饭怎么说,都是旱涝保收。”

这话说的一点错都没有,有人适合经商,有人不适合,也有人经商发财之后守不住财的。有人能成为人上人,也有人一下子穷困潦倒翻不了身。反观吃公家饭的,至少没有过的太穷苦的,差不多是当地的中等水平。

“谢谢洪姐,可是我已经考虑好了,并不是仓促之下决定的。”叶悠悠面对江洪心情有点复杂,曾经因为自己可能留校的事,她还有过几天的不舒服。可是现在呢,又真心实意的劝自己,最不可测的,果然是人心。

不过,人家怎么说都是好意,叶悠悠也很认真的谢过她。但是她做出的决定,是不会改变的。

至于辛墨浓,他其实早就是有了编制的人,只不过身份保密,大家只知道他也跟自己的对象一样,选择了自主择业。

到底是谁影响了谁,也没人说的清楚,只知道同学都为他们可惜。

刚刚办完毕业典礼,田清清的请柬送到,以前的同学几乎都收到了,哪怕是外地的同学,也可以在回家乡之前,先参加她的婚礼。

“看样子是故意的,让人看看她现在嫁的好。”蓝田玉只看了一眼请柬,就扔到桌上,跟叶悠悠抱怨,“嫁的再好就能抹杀她被开除的事实?反正我不去。”

“我也没时间去,我得去深市一趟。”叶悠悠还一次都没去过呢,一直都是辛墨浓在两头跑。过年的时候他们倒是会回来,但别人再怎么形容,也抵不过自己去亲自看一眼。

三闲服装厂隔壁的厂子,早在上回交手之后,已经清算走人,彻底倒闭。据说隔壁厂的厂长跑了小半年,也没能收回货款。闹到最后,厂子里的工资都发不下来,工人闹事都闹了小半个月,还是政府出面把他们的固定资产查封变卖,能付多少付多少,这才把事情平息下来。

之后陆续也有别的服装厂跟他们的风,但叶悠悠心态已经放平,你跟任你跟,他们只坚持自己的原则,不赊不欠,现金为王。到最后,别的服装厂开开倒倒,倒是只有他们,虽然没有一口吃成大胖子,但也一直在稳步健康的发展。

“国家现在开了口子,你想再做点什么?”他们已经毕业,不用再像以前怕精力不够,不敢放开脚步。

“超市怎么样?”叶悠悠已经考虑过了,现在做生意,现金流和抵御风险的能力最为重要。而相对别的行业来说,超市是回收现金最方便的行当之一。

“当然好。”不过资金的话,辛墨浓开始盘算自己这几年攒下多少钱,还有服装厂的利润,可惜香江那边的生意正在进行当中,没法抽出资金。

叶悠悠的手压在他的手上,“给你看样东西。”

床底下,藏着两口超级大的樟木箱子,也不知道是她什么时候塞进去的。反正她现在自己是拖不出来的,就是辛墨浓上手,也使了一把子力气才拖出来。

“这是……”辛墨浓以为是从当年那帮骗子老巢里弄出来的东西,赶紧制止,“古董和黄金最好不要变卖。”

古董不用说了,他们的价值不在金钱多少,价值在于这是他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属于历史的烙印。如果卖掉了,再流失到境外,以后赚多少钱可能都弥补不了这种遗憾。

至于黄金,这十几二十年,年年都会大幅上涨。现在卖掉,也不合算。

“呯”一声,两口箱子打开,里头竟然是现金。这个时候还没有百元大钞,最大的也就是十元一张的大团结。百元钞要到八七年,也就是六年后,才正式发行到民间使用,但是版号却是八零年,一度让人十分迷惑。

“八十万现金。”大团结一捆一捆扎的十分利索,只需清点一下捆数就得出一口箱子四十万,一共是八十万的现金,也难怪辛墨浓觉得十分费劲,八千张纸钞,可不轻。

辛墨浓脑子一转就知道这钱从哪儿来了,沙尚和跟他透露过,叶建国的案子审到现在,和当初那些骗子一样,死活不肯承认自己藏有武/器。

他们最后承认的罪行,最为惊悚的是贩/毒,国外有个集团给他们供货,先不收货款,由他们分销到各处,收回现金再来收货款。

眼镜男说自己刚把货款清理出来,放到炕里,其中一半是准备给国外那个供货集团的。

结果沙尚和在里头没有发现一分钱,只发现了武/器。

当然,这两桩罪行要看结果的话,其实都差不多。就算不死,这辈子也别想出来。眼镜男也供述,京城这个据点只是一个伪装,外人眼里他们只是几个无业的混混,做点小打小闹的坏事。真正帮着做贩/毒买卖的,都另有其人,当然,这些人都被挖了出来,一一捉拿归案。为此,沙尚和忙活了一年多才结案,最后论功行赏,可是大大的露了一回脸。

这些钱和沙尚和发现的武器相比,任谁都知道,武器更值钱,有意无意的也没人去关注这八十万现金的下落。这钱去了什么地方,不用说,叶悠悠直接包了圆。

按现在的物价,这八十万购买力惊人,想开个超市,这笔启动资金绝对够用。

可是一旦真正跑起来才知道,这个时候想做生意,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就好比说,他们看中了好几个地方,但是一去谈,人家一听他们是私人企业,立刻摇头,根本不肯租给他们。

而现在的店面也极少,几乎可以说全部都在公家单位的手里。产业不是自己的,任他们怎么说也,别人只是咬死了不租给私人。对他们来说,私人企业和私人是一个意思。

“现在办事就是这样,你想自己试试,咱们就试试。现在拐过弯来没有,找人帮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。”辛墨浓看着从深市回来,就投入超市运转当中的叶悠悠,细心的帮她擦去额头的汗,还递给她一杯凉茶,省得她着急上火。

很长一段时间,哪怕是叶悠悠生活的年代,在一些小城市,抬个腿的事,也得找熟人托关系,仿佛成了一种凝固的社会文化。

叶悠悠不肯凡事麻烦吴新业,想要自己试试,结果这一试,才知道,自己办点事,真难啊。

“你不要怕麻烦别人,我们又不是不还人情,你想想吴新业买房子的钱打哪儿来的。”不都是跟他们合伙赚的吗?又不用他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,不过就是牵根线搭个桥的事,吴新业自己也挺乐意干。

“既然要麻烦别人,干脆就麻烦大一点,我不想去租别人的房子了,到时候谁知道会出什么刁难人的事。”比如说你刚装修好房子,人家就不租给你了,或者看你生意好,有关系的人找到房产的单位,让他们毁约转头租给别人。

吴新业有关系,也不可能面面俱到,再说了,人家单位的领导还不能退休或是换人啊。总之,充满了不确定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