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app网站观看高清频道

   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

   “认,当然……”鲍鱼哥正说着,猛地顿住,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冷哼了一声道:“苍浩,你小子下套让我钻啊,是不是?”

   苍浩坦然道:“鲍鱼哥你是我哥,他们他们是我小弟,出來混看重一个‘义’字。要是我的小弟遇到麻烦,我甩手抛弃,那鲍鱼哥你要我这个兄弟有什么用?”

   鲍鱼哥唬着脸瞪着苍浩,眼里却渐渐有了笑意。

   片刻之后,鲍鱼哥猛一拍苍浩的肩膀,大笑着道:“行啊,小子,有你的,这话说得倒也有些道理…”

   随后,鲍鱼哥回头指着两僧一道,冷笑着道:“算你们几个好运气,认了这么一个好大哥,看在他面上这档事就算了…”

   苍浩大喜谢道:“多谢鲍鱼哥…真是太谢谢了…”

   鲍鱼哥摆手道:“谢就免了,不如你跟我混吧,别跟这几个渣滓在一起了。”

   “这……”苍浩为难的道:“鲍鱼哥,不是我不愿意,但我无德无能的,除了吃喝拉撒不会别的,你那里不适合我。”

   鲍鱼哥有些不高兴,但也就沒再多说什么,只是冷冷的道:“那就算了吧,虽然这交情我许你套磁,但钱还是要还的…”

   可能眼看事情要解决了,不信禅师胆子也大了,张嘴说了一句:“我们沒钱。”

   鲍鱼哥看向苍浩,冷笑着问:“你看这事怎么办?”

   没有了你少女依然等待

   苍浩恳切的道:“他们确实沒钱,我……也沒钱,否则就替他们还债了…”

   “那么事情就回到原点上來了。”鲍鱼哥咧嘴一笑:“按照规矩,就要把他们脚上绑石头,扔到海里喂鱼…”

   “我不知道你们这边规矩如何,但我们东北老家有这么个规矩……”顿了顿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钱债肉偿…”

   “一样。”鲍鱼哥点点头:“高利贷行就有这规矩…”

   “这就好办了。”苍浩去厨房拿出一把尖刀,回來之后,高高抬起腿,往桌子上一搭,随后抬刀向大腿刺去。

   “噗”的一下,鲜血如同喷泉一样,溅出数步,鲍鱼哥身上也沾了不少。

   看着苍浩的鲜血,鲍鱼哥打了个哆嗦。

   道上确实有钱债肉偿的规矩,两种理解,或是把女人拉出去卖,或者从男人身上割下來一块肉。

   不过,最多见的是前一种情况,鲍鱼哥出來混了这么久,却少见后一种情况。

   就算偶尔有,也是他让手下硬生生从欠债人身上割下來一块肉,不是欠债人自己愿意的。

   如同苍浩这样,大模大样给了自己一刀,鲍鱼哥从未见过,一时间被震住了。

   据说,在旧社会有很多这样的人,但那个时代的人讲究侠义精神,如今的人却娇气得很。

   倒也有不怕死的赌徒,输急眼了从身上割下來一块肉押注,不过鲍鱼哥仍然只是听说,从沒亲眼见过。

   深吸了一口气,鲍鱼哥点了点头:“兄弟,你够狠…”

   苍浩很有分寸,虽然视觉效果惊人,但伤口沒多深。喘了几口粗气,苍浩苦笑着问,:“鲍鱼哥,够了吧…”

   “够了,这债,一笔勾销…”鲍鱼哥摇摇手,不再说什么,领着大队人马扬长而去。

   目送这帮瘟神远去,苍浩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 等到苍浩收回视线,却见两僧一道整整齐齐,端端正正跪在面前:“大哥…”

   “大哥,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们大哥…”

   三个人规规矩矩规跪在地上,双眸含泪的看着苍浩,身体因为激动微微颤抖着,一声声“大哥”喊得情真意切。

   “早说过,大家都是兄弟……”苍浩强忍着痛,一个一个拉起两僧一道:“这是我应该做的…”

   封禅子火了,嚷道:“你们废话什么,赶紧给大哥包扎伤口。”

   “哦,对,说得对。”不信禅师急急忙忙撕碎衣服,正要给苍浩包扎,突然又想起:“看來伤口挺厉害,还是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   “不用了。”苍浩摆摆手:“放心,我了解人体结构,这一刀看起來挺吓人,不过伤得并不重…”

   说着话,苍浩自己处理了一下,这伤确实不重,但足够疼,不时的,苍浩就打个哆嗦。

   两僧一道很想帮忙,却又不知道能做什么。

   等到苍浩包扎完,不信禅师小心翼翼的问:“这就沒事了吧?”

   “休息一下就行了。”

   封禅子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喂,老大,你那么能打,那么厉害,怎么就这么放过他们了?”

   “如果是平常,他们现在已经躺着出去了,但最近情况特殊……”苍浩长呼了一口气,仍感觉浑身虚弱无力:“看到这帮人,你们也应该明白了,最近广厦來了不少过江猛龙…以后你们把招子放亮点,这个风口浪尖上,别在外面惹事…”

   “于是你就捅自己一刀?”封禅子一挑大拇指:“老大,你刚才太帅了,真是太爷们了…”

   “那个……真正爷们的是春哥…”

   封禅子越说越兴奋:“你比春哥更帅,你是苍哥…”

   不信禅师尴尬的笑了笑,胆战心惊的问道:“老大……还疼吗?”

   “还好…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既然你们是我兄弟,我就不能不管你们,当时我想來想去,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…”

   格桑哭丧着脸道:“老大为这事受伤,真不值啊……”

   “沒办法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又道:“谁让人家占上风呢,人到了这个份上就必须低头,你以为我愿意给自己一刀吗?不过,这个鲍鱼哥倒是个江湖人,这一刀把你们的债还真就抵了,我看在这个份上可以留他们一命…”

   格桑急忙问:“老大你要干什么?”

   苍浩冷笑着反问:“难道我白给自己一刀?”

   格桑急忙道:“我就知道老大你不会这么算了的…”

   “我的血从來就不会白流…”苍浩处理好伤口,抹了一把冷汗,又道:今天晚上,也别泡夜店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