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污黄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容谙和明月这对痴情怨女,生前没有在一起,死后,她也要让他们待在同一个地方,却是永远也不相见。

如果真如她猜测的那样,明月没了记忆,容谙可还有记忆?

如今明月又同他们一起同行,到时候….

“表嫂!!”

祁玉瑾突然惊叫起来,像是突然想到某件事情,她赶紧吩咐外面赶马的司城停马,“表嫂啊,我要去找苏叔叔他们,就不打扰和表哥恩爱了。”

说完后,一溜烟的在席若颜的面前消失不见。

席若颜见状,只能苦笑着摇头扶额,这个祁玉瑾…

“祁姑娘啊,您回来了?是被皇上赶下来的吧?”

车厢内,张怀德一看到祁玉瑾进来,就忍不住在那幸灾乐祸。

祁玉瑾拿眼珠子狠狠的剜他一眼:“张怀德,话怎么这么多?忘了我之前怎么和说的?再多嘴,老娘割了的舌头!。”

听着她威胁恐吓的语气,张怀德吓得赶紧双手捂嘴,欲哭无泪:“祁姑娘,不能这么对咱家啊,咱家这可是担心啊。”

果子MM白色房间里的浅笑

“咱家?”

这二字听的明月回了神,她本就对这几人的身份有所怀疑,而且看他们的行为,听他们的谈吐。

明月的视线在张怀德的身上扫了一圈,最后落在苏水寒那张温润俊美的脸上:“们是朝廷中的人?”

事已至此,祁玉瑾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,连忙接话:“什么是我们啊,可不是我们,而是他…”

祁玉瑾指了指张怀德:“这位才是宫里头的人,我们是江湖人!”

“早就看们身份不简单。”

“那——席姑娘他们是….”

问到这里,明月闭了嘴,别人的事,和她有什么关系,现在的她,也不过是一个死人了。

就算他们是宫里的人,又与她有何干系?

只不过她曾经也是将门出生,也算是属于朝廷一系的人了,所以才会有这么一问,同一阵营的人,虽然守的不是一个朝廷,但还是会有一种莫名亲近的感觉。

“明月姑娘啊,其实我上来是想冒昧的问一句话,听到后,可千万别生气啊。”

看着她这副小心谨慎的模样,明月微微一笑,看着她:“祁姑娘请问。”

“就是,现在对那个容谙还有感情吗?”

但见明月听到容谙的名字,脸上惨白一片。

这无疑不是在往明月的伤口上撒盐。

其实这话,祁玉瑾也是从席若颜的话中揣测出来的,跟在席若颜身边那么久,她渐渐的也从席若颜的身上学到了一些细致入微的观察和聪明。

她也想到了,按照席若颜的想法,万一无望城的城主真的容谙,也不知道容谙还有没有当年的记忆,而且在容谙的心里,明月一直都是他的仇人,一个又爱又恨的仇人。

明月在沉默了很长时间后,才苦笑着开口说话: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他命人羞辱我,当着我的面,和我的妹妹行苟合之事,我虽恨他,但是我的心中却生出了无限的荒凉。我暗恼自己的遇人不淑,错信了良人。”